当前位置:永利登陆 > 永利2019最新地址 >

承德摄影师周万萍

承德摄影师周万萍

分类:

  450年前,一代名将戚继光在金山岭主持修筑了长城;而《新闻联播》里的国歌画面则在这里取景拍摄;香港明星柯受良也在这里骑着摩托飞越长城。30年前,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年轻村民周万萍拿起了照相机,把镜头对准了这巍巍长城。不分春夏秋冬,无论风雪雷电,近6万张长城影像被定格在一个个“决定性瞬间”。这些精彩作品屡获国内外摄影大奖,其中一幅更是悬挂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。周万萍拍的长城,不但打动了无数国内外观众,也让国际著名摄影大师路易斯·卡斯塔内塔都自叹不如。

  2001年,第五届中国摄影金像奖出炉,获奖者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农民。因为该奖项四年一届,与中国电影金鸡奖、电视金鹰奖、戏剧梅花奖等奖项并列,是中国文学艺术界12个艺术门类最高奖项之一,从未受过专业训练的农民摄影师周万萍获此殊荣则显得尤为特别。

  这在业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议论,他凭什么在高手如云的中国摄影界脱颖而出?而且获奖作品是一组长城作品。因为万里长城是中国摄影界永恒的主题,无数摄影家拍摄了大量响彻国内外的长城“大片”。同样的题材要想打动评委,并且在100多组优秀作品中胜出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周万萍参赛的金山岭长城作品,包括云雾、雷电、彩虹等一组共10张照片。“这组作品使我非常感动。比如说长城上的雷电,金山岭长城上的闪电跟任何地地方都不一样,它是横向的。实际上它带有非常强烈的地域性自然现象,和一个特定的用摄影把它表达出来的方法。从来没有人能够有这种思维或者拍到这样一幅作品。”说起这组获奖作品,著名摄影艺术家陈长芬印象深刻。

  在接受央视记者专访时,谈到当时获奖的情形周万萍说:“它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鼓励。”在质朴的语言下,仍难掩内心的那份激动。

  在金山岭长城脚下的二道梁村,聚集着30多户人家,如今家家户户都开设了农家院来接待游客和摄影爱好者。“万萍农家院”坐落在一个小坡上,与长城两两相望。这也是周万萍的家。三层的小院新建不久,院内的房间里装饰着大美的金山岭长城照片。当然,这些摄影作品都出自周万萍之手。

  在长城下长大,自然对长城有着不一样情感。“小时候,我觉得长城特别神秘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才知道原来金山岭只是万里长城的一小段。”今年53岁的周万萍说,那时金山岭长城上仍是一片荒芜,杂草丛生,鸟兽出没。改革开放后,一切才步入正轨,长城的修葺保护工作也在全国陆续展开。

  上初中时,美术老师的一台“海鸥”相机,顿时点燃了周万萍的摄影热情。这个方盒子就像一个魔术师,无论是人像还是风景都能被镜头记录下来,成为永恒的瞬间。兴趣是人生最好的导师,也彻底改变了这个农家男孩的命运。

  为了攒钱买一台照相机,周万萍加入了修葺金山岭长城的民工大军。不要说古代,就是在上世纪80代初,修葺长城也是一项艰苦的工程。比如说长城的墙砖,全靠人力一块砖一块砖背上去。初中毕业后,在村子里没有其他更好的收入途径,年轻的周万萍不顾儿时因意外落下的残疾之躯,每天起早贪黑做起了背砖工。一块砖头40斤,每天只能挣几分钱。这样坚持了整整一年,周万萍拿着攒下的40元钱跑到照相馆,跟老板一阵软磨硬泡后终于买了一部二手“海鸥”相机。顺便老板还教了周万萍最基础的摄影知识,怎么调光圈,怎么设置快门,而构图取景全靠自己琢磨。

  这是村子里的第一台照相机,周万萍率先便把镜头对准了乡亲,这个摆弄相机的小伙自然成了村子里最受欢迎的人。老式相机要用胶卷,对于囊中羞涩的周万萍来说,赊胶卷成了那时的常态。

  随着金山岭长城对外开放,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了金山岭登长城。21岁的周万萍开始在将军楼旁卖汽水饮料,同时也给游客照相赚钱。之后,周万萍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拍摄长城当中。周万萍说:“长城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。但是长城有很多面,有时神秘,有时壮丽。作为生长在长城脚下的一代人,我想把这些展现出来。”

  通常早上天不亮,周万萍便起床到长城上去,天黑后才从长城上下来。周万萍说:“一早一晚是光线最柔和的时候,特别容易拍出好照片。”这样的拍摄节奏,周万萍坚持了30年,几乎每天如此。

  为了拍到好照片,他常常在长城上待两三天才回家。饿了就吃点干粮果腹,休息时就裹一个塑料袋,冷了再生一盆火。入夜后的长城格外孤独、饥饿、寒冷,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周万萍也想过放弃,可是没多久,他还是背着厚重的装备出现在了长城的某个角落,支上三脚架,饱含情感的按下快门。

  9岁时,因为一次电力事故,周万萍落下残疾。右手小拇指无法伸直,功能丧失,两腿残疾,走路跛脚。攀爬长城对于周万萍来说,难于常人,但一到拍摄的时间点,他都冲到最前面。据周万萍介绍,越是恶劣天气,越容易出好照片。有一次电闪雷鸣,周万萍二话不说,背着相机就往长城上跑。

  周万萍对于拍摄雾景颇有经验,“头天傍晚下雨,又没什么风,那第二天早上长城肯定会有雾,那景色特别美。金山岭云雾变化莫测,一定要早点上去,抢占有利地形。”聊起摄影,周万萍总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长年累月的守望、攀登、拍摄,使周万萍对金山岭长城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。最为神奇的是他预报天气的特异功能。金山岭的旖旎,使得很多导演前来取景。有一次在一个雷雨天,周万萍遇到了张艺谋导演来拍片。在等天气时,张艺谋问了周万萍一句:“这个天晴得了吗,大约还得多长时间?”周万萍胸有成竹地回答:“还有40分钟,保证晴天!”过了约40分钟,天空果然乌云散去,雨过天晴。

  这样的天气特别适合拍彩虹。因为承德滦平县常年干旱,雨水很难得,所以只要一下雨,周万萍一定会放下手上的一切活儿,背起设备就登长城,不顾雷电、暴雨的危险,耐心的等待时机,专注的寻找角度。终于在某次太阳快落山时,突然晴天,东边出现了一道壮丽的彩虹。果断按下快门,一幅《气贯长城》就此诞生了,并获得了第十七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。那是在1988年,仅仅是周万萍开始拍长城的第二年。

  凭借着常人难得的坚持和耐力,周万萍拍下了无数金山岭的动人瞬间。一年四季、一天24小时,金山岭的光影变幻不再是秘密。雨水的浇灌,雷电的击打,大雪的覆盖,暴风的侵袭,都在周万萍的镜头里见证着长城的伟大与不朽。

  从一个普通农民到著名的摄影家,如今周万萍仍保持着一个农民的本色。每天仍守望在金山岭脚下,除了日常的拍摄与外出交流,更多的是在家接待闻名而来的各路摄影人。他总是毫无保留的分享自己的拍摄经验,常常还会亲自带着大家去他挖掘的拍摄点。他从不在意被超越的问题,因为长城是属于所有人的世界遗产。

  一方热土养育一方人,金山岭长城给承德留下了一抹亮色,同样也孕育了一个拍长城的摄影大家。那一张张照片背后,承载着一个平凡人对长城的景仰和对家乡的热爱。对周万萍来说,长城不但是中国的象征,那里也是家。

文章标签: 永利登陆 ,拍摄长城

上一篇:坝上—阿斯哈图—金山岭长城风光人体摄影团正在报名!

下一篇:多图 90后摄影师带你穿越回古代沙场触摸长城的生命